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
當前位置: > 荊楚文史 > 正文

夢繞荊州

作者:來源:未知時間:2013-01-25 00:00

 

 

賈亦斌

 

賈亦斌先生現任全國政協常委、民革中央榮譽副主席,蒙賜大作,至深感謝。民國三十六年五月,十萬青年軍復員,余時任職南京市政府,受馬超俊市長之命,負責接待并安置赴南京區之兩余萬余退伍青年軍人食宿、復學、就業或返回各省市。當時賈亦斌將軍與彭位仁將軍,同任國防部預備干部局副局長,在蔣經國局長麾下(后由賈將軍接任局長),與我們協調,并指導規則,終使此棘手任務,在持續兩個月后圓滿完成。19894月下旬,余隨訪問團赴北京,在睽違四十載之后,得與賈先生再見,睹其豐采依舊,十分欣喜。近悉賈先生少年入伍即駐荊州,乃請執筆為記,便留下此一珍貴文獻。

錢江潮謹志

 

荊州是我國一座有著幾千年歷史文化的名城。早在八九歲讀《三國演義》關云長大意失荊州一段時,我開始懂得這所名城的重要,并為關云長大意失之而痛惜。從此我對荊州便充滿了好奇和向往。果然我生而有幸,能三次到荊州。

第一次是1931年冬。當時我19歲,參加了徐源泉的四十八師教導隊當學兵。以后徐源泉被提升為第十軍軍長,第四十八師教導隊改為第十軍干部學校,徐源泉任校長。第十軍軍部設在沙市,第十軍干部學校駐扎在荊州文廟。我們除了參加軍事訓練和學習軍事知識外,還擔任荊州的守備任務。日常工作是站崗、巡邏、看守城門并負責城門的開關。當時我是守荊州東門,負責早晚開關東門。假日里我們就去游荊州七大古廟,以及由徐源泉先生著手新建的沙市中山公園和沙市著名的萬壽寶塔。這樣約住了半年,荊州人民的質樸民風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第二次去荊州是1936年冬到1936年春,為了準備對日抗戰,徐源泉在荊州新建兩個大營房,辦了第十軍軍官團,培訓上校以下上尉以上的軍官,徐源泉兼團長,剛由陸軍大學畢業的四十一師副師長丁治磬任副團長。我被調任第二隊隊長,何繼厚任第一隊隊長。軍官團共辦了三期,培訓了大批干部,為準備抗日,訓練內容注重野外演習。有一次我指導演習,穿過漆樹林,出來時,我全身紅腫,經檢查為漆過敏,后多方治療始愈。

訓練后,徐源泉提升我為四十一師二四五團第一營少校營長。1937年“七七”事變后,我代表全營官兵幾次請纓上前線抗日。9月初,第十軍奉準派我所隸的四十一師二四五團開赴上海參加“八·一三”淞滬會戰。后來又隨徐源泉帶領的全軍由荊沙到南京,參加南京保衛戰。第十軍離開荊沙時,當地各界代表在中山紀念堂歡送,幾萬民眾把第十軍徐軍長和全體將士送別江邊。江岸上口號聲、鞭炮聲不絕于耳,氣氛十分熱烈。荊沙人民熱愛祖國支援抗戰的熱情,給第十軍官兵留下的深刻印象,至今難忘。

第三次去荊州是1986年秋,我任民革中央副主席和全國政協常委,參加全國政協對長江三峽大壩工程的考察工作,我任團長。我們由重慶乘輪到萬縣、過奉節、巫山出三峽到宜昌、沙市。見長江水位已在沙市之上,而沙市已無泥土可筑鞏,實感三峽大壩建設的重要。首先提出建設三峽大壩的是孫中山先生,足見他遠見深謀。于是又到荊州,故地重游。我們乘車環城一轉,只見古城建設正全面展開,雖河山依舊,卻萬象更新,不禁感慨萬千,想為新荊州寫點什么。

寫此短文,第一是獻給江陵同鄉會會訊。我為錢江潮鄉長愛國愛鄉的熱情所感動,邀稿盛情難卻,尊命實難違;第二,觸發了我潛藏心底多年的熱愛荊州名城和荊州人民的誠摯感情;第三,借此向旅臺的湖北省鄉長致以親切的問候。

(原載臺灣《江陵同鄉會訊》1997年第4期)

盈策略